魂牵梦萦的旋律:佛瑞的孔雀舞曲

/ 六月 13, 2017/ 音乐欣赏

佛瑞的照片法国作曲家佛瑞(Faure)所作的Pavane(孔雀舞曲)应该是他诸多作品中最为世人所熟识的一首。全曲意境优美,若即若离,既有欧洲大陆的传统典雅,又含神秘的异域风情。全曲本为钢琴而作,后来改编为管弦乐,以及附加的合唱。在合唱的版本中,四个声部此起彼伏,伴随着管弦乐队的淡定和深情,极能打动听者的心灵。

Pavane原本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一种正式宫廷舞蹈,在表演时舞者会将长裙从两边掀起,状如孔雀。Pavane的词根来源也是西班牙语的Pavon,意为孔雀。

佛瑞此曲是献给长期资助他的一位伯爵夫人,合唱的所填歌词则来自这位夫人的堂戚,诗人孟德斯鸠(然而这位孟德斯鸠和那位法国启蒙思想家却没什么关系)。这位仁兄的诗歌以奇幻杂乱的思绪拼搭著称。诗歌中描写的是在爱恋中的男性对于倾慕的女神的既爱且恨,无力自拔。曲中淡惋轻愁的情境,把歌词里原本剑拔弩张,哀嚎嘶鸣的画风也变的温文尔雅起来。如果不去听歌词,耳畔一片宁静祥和,那鲜血淋淋的痛诉被轻轻盖上,不留一丝痕迹。

全曲原词如下:

C’est Lindor, c’est Tircis et c’est tous nos vainqueurs!
C’est Myrtille, c’est Lydé! Les reines de nos coeurs!
Comme ils sont provocants! Comme ils sont fiers toujours!
Comme on ose régner sur nos sorts et nos jours!

Faites attention! Observez la mesure!
Ô la mortelle injure! La cadence est moins lente!

Et la chute plus sûre! Nous rabattrons bien leur caquets!
Nous serons bientôt leurs laquais!
Qu’ils sont laids! Chers minois!
Qu’ils sont fols! (Airs coquets!)

Et c’est toujours de même, et c’est ainsi toujours!
On s’adore! On se hait! On maudit ses amours!
Adieu Myrtille, Eglé, Chloé, démons moqueurs!
Adieu donc et bons jours aux tyrans de nos coeurs!
Et bons jours!

中文大意为:

是Lindor,是Tircis! 还有那些征服我们的人!
是Myrtille,是Lyde!统治者我们心灵的女王!
他们多么会挑衅! 也永远多么的傲慢!
他们凭什么控制我们的命运和生命!

(注意!节奏要跟着拍子走!
啊,那致命的耻辱! 节奏再慢一点!)

我们的堕落更无疑了! 我们要反抗!
我们快将成为他们的傀儡!
他们其实是多么的丑陋! 哦,可那脸庞却那么可爱!
他们是多么的愚昧! ﹙可那撩人的姿态!)

为什么从来都是这样,而今后也会一样!
我们爱她们!我们又恨她们!我们诅咒她们的爱!
永别了,Myrtille, Egle, Chloe,一直嘲笑着我们的魔鬼!
永别的,我们心中的暴君!
美好的生活从此开始!